找回密码

尚庐山(原星子网)

查看: 302|回复: 5
收起左侧

牯岭那扇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在庐山工作过不算短的年头,换了一个世纪才离开。居住在橄榄山一处集资房,无关豪华与气派,就一板房加装了门窗、刮了墙面、铺了地板,尚能居住而已。后来突然被什么东西嗅出了异味,“强拆”了。拆也无甚可惜,只是那扇窗,始终在我脑海里晃悠,挥之不去,任凭如何“强拆”,它屹立不倒!
  那扇窗,同样无关豪华与气派:窗台水泥包着红砖,普通的银灰色铝合金框,毫无特色的平板玻璃,塑质铝框纱窗,推拉开合时常常发出“嘶嘶”的响声,听得牙根发酸。十足的一扇“寒窗”。
  寒窗灰头土脸,窗外的景深却宽阔似海,奢靡斐然。在这窗前或伫立远眺,或凝视沉思,或沐光浴露,或看风听雨,曾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记录着一段毕生难忘的旅程。
  一、窗框 风光
  牯岭那扇窗,是牯岭风景区的局部特写:东至小天池,西抵河南路,囊括了自窑洼延伸至牯岭街、东谷、大月山的自然与人文景观。伫立窗前,由近及远,牯岭风光的画卷就从半边街往后山依次展开,山峰叠翠,蜿蜒逶迤,直达五老峰至汉阳峰横出天际线,蓝天白云下,一幕深绿色的屏风顶天立地,尝心悦目,壮观无限。
  通过那扇窗,我品味庐山,认识庐山。
  每当一轮红日从大月山际露脸的时候,霞光便透过熙熙攘攘的丛林,投放出激光般的射线,唤醒沉睡的山中小镇。一会,以窑洼为界,西面橄榄山艳阳高照,而对面牯岭街、东谷、乃至大月山背面,浓荫笼罩,松烟黛墨,依然沉寂不醒。一条峡谷,东西两边相隔咫尺,却有昼夜之别。
  云雾缭绕是牯岭天气的主色调。牯岭年均有雾天气在一百九十天左右,冬春两季最为常见。也许是常见,我很喜欢这里的雾,行走其中,有腾云驾雾的感觉。
  庐山的雾,绝不同于雾霾。它是一种水汽,白白的,湿湿的,甚至感觉有些甜润。不知不觉它就缠上了你,又悄悄地离去。我常常拉开窗门,把它让进屋里。它像一抹绸绢,随意地飘到窗口,轻盈地穿越窗纱,消失在阳台。在窗纱的网格上,留下一片晶莹透亮的露珠。我静静地观察,甚至屏住呼吸,怕浑浊了雾的清新。也许只要花半小时,就可以目睹从艳阳高照到雾罩牯岭的全过程。剪刀峡似乎是雾的家,先是白绸似的片片云彩在这里集结,接着风起云涌,贴着山坡一路奔涌,在牯岭街弥漫扩散,迅速模糊山脊,掩盖了房舍,吞噬了日月,遮挡了视野,封闭了道路。有时能见度就三、五米。也许两小时、一小时甚至半小时,一阵清风袭来,云消雾散,“真面目”又在你面前。庐山的雾,有时也从高空撒下,犹如一块天幕,“哗”地一声落下,把牯岭的一切盖得严严实实。
  庐山的雨,干脆泼辣,说下就下,说停就停。我常站在窗边,看窗外风起云涌,雨流如注。那雨,滂沱、豪横、气势。那雨珠,颗粒大,分量足,砸在庐山特有的铁皮瓦屋顶上,发出的声音,叮咚作响,抑扬顿挫,铿锵有力。眼观耳听,别有韵味。
  庐山的自然风光,展现的是一种变化的美,一种流动的美。
  作为山岳型风景区,奇峰怪石、飞瀑流泉,大同小异。但山水间透射的灵气,是庐山特别的个性。以我观察,是文化为庐山注入了灵气,美化了神韵,活现了灵魂。千百年的文化沉淀,与山水风光相互浸透,融汇贯通,使庐山展现了一种有别于其他世界名山的神韵,它是一座山,也是一本书,是一处风景区,又是一座中华传统文化宝库。
  庐山美在文化;
  庐山文化,美在相互包容,融合渗透。
  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的评语是:庐山的历史遗迹,融汇在具有突出价值的自然美之中,形成了具有重大美学价值、同中国人民精神文/化生活紧密相连的文化景观。
  庐山的文化,与山水融汇;与人们的精神生活相连;不同文化,包容共存,相互影响,共同发展。
  遍布庐山各地的石刻,直接把历代讴歌庐山、品评庐山的诗词歌赋嵌刻在悬崖峭壁之上,走进庐山,就像翻开了一本书,这是文化与风光的直接融汇。
  陶渊明隐居庐山南麓,荷锄种粟,喝酒写诗,开创了中国田园诗派;而他的山后,住着当年佛界名声远播的业界大佬慧远。慧远结莲社盛邀陶渊明,这个不识时务的书呆子开出了一个佛家无法满足的条件:“余性嗜酒,若许饮则往之。”
  慧远大师不惜破戒。从此,佛教儒学开始有了很多默契。最终,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等五大宗教汇集庐山,相互接触,各自发展,这是中国其他山岳型风景区绝无仅有的宗教文化奇观。
  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后,在英国人的带领下,二十多个国家的传教士、达官显贵、学者精英,争先恐后地来到牯岭。几十个国家的语言文字、建筑文化、生活方式、宗教信仰,弥漫在山头峡谷。甚至美国学校、英国学校、法国学校也在庐山开学了,几十个国家不同的生活方式、生活习俗、兴趣爱好在这里展示,把东西方文明放到了同一舞台,融汇一起。
  1928年,新文化主将之一的胡适也来了,他山上山下看了三天,于是有了不同凡响的庐山三大趋势论:慧远的东林,代表中国“佛教化”与佛教“中国化”的大趋势;白鹿洞,代表中国近世七百年的宋学大趋势;牯岭,代表西方文化侵入中国的趋势。
  庐山,就是一处中国传统文化创新平台:
  慧远在东林寺首创“阿弥陀佛”四字真经;
  陶渊明创立中国隐匿文化和田园诗派;
  朱熹创立白鹿洞讲学式书院;
  李四光在庐山找到了门四纪冰川的遗迹;
  美国姑娘在庐山写出了长篇小说《大地》,斩获诺贝尔文学奖;
  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时刻,周恩来代表中国共产党八上庐山,锲而不舍,顾全大局,终于促成了国共合作的统一战线,战胜了穷凶极恶的日本侵略者。
  近百年来,人民对庐山传统文化的继承与扬弃,改造与创新,植入时代精神,使庐山以一种区别于国内其他风景区固有的特色,在海内外赢得厚重的信誉。庐山正是凭借自己特别的气质,走向了世界名山之林。成为世界遗产中不可多得的“世界文化景观”。
  这是一张难得的、闪亮的世界名片。
  后来,庐山又从世界走回来了,隐姓埋名“人文圣山”!甚至还低调、恭谦地到国内一些二、三流景区取经。
  或许,低调是一种美德?
  文化的庐山,要求管理层要具备相应的文化素养。我曾陪一地方大员拜会来山上检查工作的大领导。当问及庐山又什么特点时,大员张口就来:“哎呀,庐山这个地方好哇,凉快,没有苍蝇、蚊子、老鼠----”
  那一刻,作为庐山主官,我想找个地缝没找到。只为庐山突然塌陷、斯文扫地而震撼,而脸红耳热,羞愧难当!
  二、窗外 过客
  依倚牯岭那扇窗,从小天池至牯岭街沿途熙熙攘攘的人群映入我的眼帘。他们或乘车从山下而来,或从好汉坡徒步而上。每每旅游高峰,男女老少,花花绿绿,摩肩擦踵,他们以轻松的步伐,愉快的神情,进入牯岭的大门。
  透过时下游人轻松的步伐,放飞思绪,查勘庐山历史的脚印,百年庐山一个侧面,展现了中国人民在党的领导下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
  一百四十多年前,在庐山九十九盘古道上,一个浑身长毛的英国人正在奋力登山,他是英国传教士李德立。他无法容忍汉口的热浪滚滚、酷暑炙烤,上庐山找地方避暑。李德立使用了一些手段,花了几百两银子,买了长冲谷一千多亩土地,并通过外交手段向清政府施压,取得了合法性。然后做出规划,切成地块,倒卖地皮。一番折腾,在东谷盖起了二十多个国家不同建筑风格的别墅群,引来了西方世界的神职人员、达官显贵、知识精英。
  那个年代,中国的避暑圣地住的是外国人。高峰期,居住牯岭的外国人近两千多。而山上的中国人,不是来避暑的,而是为避暑的外国人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看房子、带孩子。
  那年月,庐山清新的空气中,徘徊着殖民主义的幽灵!
  1909年,两江总督张人骏筹划修建九江至莲花洞公路,将九江与好汉坡登山公路连接起来,建成后,九江商人购进了四辆旧福特车,开通了客运业务,1924年,民国政府对外宣布:庐山为避暑游览区。
  于是,民国政府的达官贵人来了,蒋介石和他的幕僚及其干将来了,出于安全的需要,清理山上人口,封闭登山道路。来一次或来一阵也就算了,可蒋介石把庐山作为夏都,每年暑期都要来,每次都要封路清山。
  这个时期的牯岭,好像就是他蒋家的,与人民无关!
  把天下所有都窃为自己的家产,失去天下就是迟早的事!
  天下就是人民,人民就是天下。
  只有中国共产党人,才有这样的胸怀,才有这样的气势与自信,才能伟业长青。
  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庐山回到了人民的手中。五十年代,庐山建设了一批疗休养院所,在社会主义革命建设事业中建功立业的军人、农民、工人、各界劳动模范,被分期分批请到庐山疗休养,庐山优美的山水风光中开始融入劳动者的身影。
  1959年、1970年,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两度在庐山召开会议,探索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道路。
  庐山从疗休养区转型为旅游区,得益于改革开放大潮的激荡。
  从我窗前观察来来往往的人流,他们的身影和脚步,他们的行色与气度,他们的表情与自信,无不印证着国家强盛与社会进步的履痕。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经历着温饱向小康的艰难转型。有闲又有钱旅游的人,还是凤毛麟角。那时的旅游,属于高档消费、奢侈消费、精英消费。
  徘徊在窗前,我观察那些匆匆而过的脚步,那些看起来很细微的变化,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我窗前的声音开始不同了。除了普通话外,最早是叽叽嘎嘎的粤语,再后来是上海话、湖北话、东北话,南来北往的浓重的方言,常常有粗狂的叫喊、无拘无束的交流和随心所欲评论。在我窗前留下的那脚步声,也彰显着力度与厚重。我找有关部门提供数据,看到了农民、工人来庐山旅游的比重逐年提升。
  有些时间没有去牯岭了,据说进入新世纪后,在牯岭租一套房子避暑,是城里人的时尚选择。两室、三室的房子,租住一个夏季,几万元的租金,却一房难求了。城里居民,拉家带口,扶老携幼,选择在牯岭住上三两个月,观景、避暑、康养,娱乐、度假、弄孙,是平民百姓的度假方式之一。
  一个以十亿计算人口的国家,站起来难,富起来更难,强起来难上加难。
  中国共产党人没有畏难,没有食言,做到了!
  三、窗前 失约
  我的居所在橄榄山半山腰,海拔高出牯岭街近百米。居高临下,目光所及,牯岭街至家门口,一览无余。有朋友来访,我临窗眺望,就看得清客人到了什么位置,以便有个准备。
  那年,有个外省的朋友要来庐山看我,顺便休息一段。我安排好他在山上的行程及酒店,预定了中午宴请的酒席。快到中午十二点,我在窗前远眺近望,不见朋友的身影。正准备电话联系的时候,朋友电话来了,问我在哪里?我有些莫名其妙:“我在庐山,还有疑问吗?”
  “有疑问。你在哪个庐山?”
  原来朋友乘火车到达山下后,问道怎样去庐山。当地人反问:你要去哪个庐山?
  “难道有几个庐山?”
  “有!”
  “你去庐山站,那是在九江县(柴桑区),十几公里;你去庐山市,那是原星子县,离这里还有三十公里;你去庐山西海,就先上高速吧,远着呢!你去牯岭风景区,那就上山吧!”
  我这才恍然大悟,告诉朋友,你上山,到庐山牯岭风景区,我在那里等你。
  这一等,快到下午一点。
  这不是幽默,也不是笑话,而是我亲身经历过的故事。作为庐山人,我为此而愧疚!一座盛名千古、蜚声海外的世界名山,竟然不知道在哪里!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对于庐山申报世界遗产,有景区红线备案。“庐山”二字,蕴含了标志性人文景点。诸如牯岭街、仙人洞、别墅群、花径、汉阳峰等等。一个把庐山作为目的地游客,如果把他带到柴桑区、庐山市或者是庐山西海转一圈,而不知牯岭街在何处、仙人洞是什么、别墅群在哪里、花径长得怎样?那一定是无法交代的。就像你去北京,没见过天安门、王府井、颐和园、长城等著名景点,一定有没去过北京的遗憾。
  把周边景点装入品牌景区,好处是大家分享品牌收益。副产品是核心景区价值稀释、泛化,最后会变得自己不认识自己。就像一杯茅台酒勾兑了一桶水,怎么也喝不出茅台酒的韵味。
  这种勾兑景区的手法,创造发明不在庐山。游客曾经仰天叩问:黄山啊,你在哪里?
  没想到,这声叩问,复制黏贴到了庐山!
  品牌价值外溢的现象不容置疑。但它一定有距离、有限度,有边际效用。否则老祖宗一定早在庐山二字后面换了个“省”字。横空出世的庐山市,已经五岁了。其经济社会发展综合实力,应该早已位居区域榜首了吧?也巧,前些天午休,我竟然做了一个梦,梦见庐山市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来到省城,他们披红掛彩,敲锣打鼓报喜来了:跻身全国百强县(市)。
  四、窗里 灯火
  牯岭这扇窗,是观看庐山夜色的绝好位置。闪烁在山间翠绿中的灯火,有着别一番风景。
  夜幕降临,牯岭街的后山苍翠一片,黛色凝重。浓阴中的建筑,轮廓逐渐模糊,偶尔有袅袅炊烟从东谷升起,夜色开始弥漫,酒店开始亮灯,山头峡谷,星星点点火光燃起,像水面涟漪,逐步展开。夜雾常常出来捣乱,时而把灯光缠住,时而又撒手向天上飘去。面前的场景,像是在飞机上欣赏地面若隐若现的城廓,又好像在仰望或明或暗的星空。
  牯岭的夜晚,沉寂中有喧嚣,平静中多欢笑。我倚窗察看山上的灯光,既品尝万家灯火中的祥和,也体味着肩上一份沉重的责任。
  我履职庐山期间,牯岭的宾馆酒店,总共有约两万张接待床位。且大部分分布在牯岭街、东谷、大月山下的各个山头。灯光最灿烂的时节,就是庐山收获满满的旺季。万家灯火通明,酒店客满爆棚,那是我最开心的场景。景区有人流,街上有物流,宾馆、酒店、企业就有了现金流。在一个完全靠旅游支撑全局经济的区域,游客就是衣食父母。所以,在旅游高峰季节,在窗前看看对面山上的灯火,大致能判断当天有多少在牯岭过夜的游客,甚至八九不离十地预判出当年经济运行状况,是丰是歉,是喜是忧,大致心中有数。也因为此,窗前看灯,常常是我晚上的一道作业。每当灯光璀璨,我会激动不已;而或寥若晨星,我亦若有所失。
  人们常常用屁股指挥脑袋,来批评一个地方长官的本位主义。我以为,本位主义要不得,顾全大局是共产党人的政治品质。但一个对于自己辖区冷暖不顾的领导者,绝不是一个称职的好干部。当年,庐山是一个准政府设置的管理机构,党群政法、财政税收、教育卫生、医疗防疫----样样齐全,全力发展旅游经济,保证财政收支平衡,维持景区正常的投入、运营成本,是管理者的基本职责。而这一切,取决于足够的游客流量与消费水平,窗口看见的灯光密集与稀疏,正是客流的量化标志。
  1996年,庐山申报世界遗产取得成功,迎来了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当年的五一黄金周开始,游客爆发性增长,各项经济指标刷新历史记录,刺激了旅游设施扩张的需求。水电供应、道路扩建、宾馆增容、景区配套、交通改善,各方面外延扩张的矛盾突出。而作为世界遗产地,管理者的最头等的任务是保护。保护与开发建设的矛盾日益尖锐。
  作为地方行政管理者,我的任务是发展;
  作为世界遗产的管理者,我的任务是保护,使之保存原生状态而不至于建设性的破坏。
  我曾与美国黄石公园的管理者座谈,他告诉我:自己的任务是保护公园维持原生状态,不铲一棵草,不修一条路。而我必须每天关注的是经营--经营,效益--效益,利润--利润。我的头上悬了两把达摩克斯剑:一把叫“发展”,一把叫“保护”。因此,面对繁星点点似的灯光,面对潮水般的客流,我兴奋伴随着忐忑,欣喜与纠结同行。我曾经设想:预约上山,控制客流,提升价格,三三得九,不如二五得十。但是,市场萎缩、客源流失、财政减收的风险太大,终于不敢轻举妄动而作罢。
  我期待每个夜晚灯光璀璨,又为光芒闪烁中的资源成本担忧。进入新世纪,中国共产党人顺应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坚持科学发展、绿色发展。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作为世界名山,庐山的保护与发展会是一份什么样的答卷?
  二十年过去了,但愿我的纠结不是庐山的纠结,期待牯岭依然灯光璀璨,“世界文化景观”熠熠生辉。

 文/张启元
来源:江西散文网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我

567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星币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9430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蚂蚁 发表于 2021-6-9 07:42
好文,拜读了!

我也觉得写的好好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

主题

1564

帖子

2959

星币

博士研究生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积分
4638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牯岭一直星光璀璨,始终耀眼如星
来自: iPhone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

主题

70

帖子

1269

星币

初中三年级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1155
发表于 4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保护与发展,写出了作者的喜与忧。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关于我们|免责声明|隐私条款|联系我们|业务合作|本站法律顾问:易胜华律师|万克律师|小黑屋| 尚庐山(原星子网)

备案报警 赣公网安备 36042702000120号

备案报警

Powered by Discuz! X3.4( 赣ICP备16012230号-1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