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尚庐山网(原星子网)

查看: 3098|回复: 8
收起左侧

沧桑岁月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8-8-9 22:34
  • 签到天数: 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7

    主题

    152

    帖子

    1728

    星币

    高中一年级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434
    发表于 2017-6-9 20: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一、封闭的童年
    孩童时期,父母把房子建在村庄的竹林前,房前是一条长长的深深的水沟,这条水沟与房子右边的小港口相连,从而把港里的水引进田地,房子右边后背的山上经常有人在挖塘石,有一次还有人挖塘石时被埋在洞里压死了,当天晚上家里好象家里都没有人,也不知他们去哪里了,我一个人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我家的房子与大伯家的房子并排建在一起,这大概是父母建的第一所房子吧。过了两年,村里发洪水,我家和大伯家同时搬到另一个山包上,才一劳永逸地解决了洪水的侵扰。我儿时没什么玩伴,和我在一起玩得最多的是我的堂姐,我也觉得最疼我的就是堂姐了。记忆中堂姐总是一副温言软语,从来都是把自己不好的情绪藏在心底,从来不发脾气的样子。随着后来长大,堂姐慢慢淡出我的视线,和她在一起玩的事也记得不多,现在见上面了,也说不上几句话,实在有点遗憾。
    小时候我最怕的是母亲,因为母亲经常叫我做事,我又经常做错,也就经常挨母亲的骂。母亲虽没读过书,可家教却很严,特别爱干净,不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是不能坐在床上的,到晚上天很黑的时候才能开灯,看电视声音不能开得太大,小伙伴在我玩的时候不能太闹等等。可能我从小就是一个不认真听讲的孩子吧,经常听不清母亲在说什么。母亲叫我到菜地里割几颗韭菜,我可能割来的是葱;母亲叫我摘几片青菜叶,我可能把整颗青菜都扯下来了。所以,小时候我很怕母亲叫我做事,因为只要母亲叫我做事,我就一定会做错,最后少不了母亲一顿数落,这就象一个魔咒。母亲经常骂的一句话就是“没有一件事你能做得来”、“听三不听四,叫你砍材就砍刺”。堂姐也知道我经常挨母亲的骂,如果我不小心坐在床上了,堂姐就会提醒别坐床上,等下母亲会骂我。堂姐比我大一岁,是个乖乖女,女孩子懂事又早,我总学不会堂姐的聪明懂事。堂姐从小乖巧懂事,我看见她经常挑水做一些重体力活,但就是这样她也经常挨她母亲也就是我大伯母的骂,一挨骂我就看见她偷偷地摸眼泪,从来不敢和大伯母顶嘴,那个样子我看了都有点心疼。可见不挨骂的孩子都一样,挨骂的孩子各有不同。母亲现在对我小时候的评价就是很听话,但同时气也很大。
    印象中母亲对我好的事应该是经常煮蛋给我吃吧。小时候,我不喜欢吃肉和鱼。每次家里有肉和鱼吃的时候,母亲就给我煮两个蛋。因为这事,哥哥们对我的意见很大,说我是为了想吃蛋,故意不吃肉和鱼。也可能是因为这事,哥总说母亲太惯我,疼我不疼他。其实我是真的怕吃肉,到现在,我也只是为了营养均衡才吃点肉,但猪耳朵、口条及猪肚子里的东西还是不吃,以至母亲经常说我是大伯母生的,因为大伯母也是吃斋念佛不沾荤腥。蛋也不是很喜欢吃,只是没其他的菜吃而已。而且因为小时候不吃肉,导致我营养不良,我一直发育比别人晚,上初中时就有白头发,记忆力也不行,初三时,英语单词经常记不住。
    母亲也有温情的一面。一次我坐在家门口发呆,这时走过来一位大叔,大叔逗我说:“为什么你爸和你二伯那么好呢?”我可能说了因为他们是兄弟吧,但口齿不清,说成了经理。一传十,十传百,全村人都知道了这个事,大家帮我取了个外号叫经理,有的干脆直呼厂长,只是这个外号并没叫出名而已。为这事,母亲还表扬了我,说那位大叔说我还不错,还知道说兄弟。母亲说这话的时候,眉开眼笑,轻声细语,那是我印象中母亲最温情的一次,让我印象深刻。
    可能顽皮是孩子的天性吧,一向老实木讷的我也有顽皮的时候。一次,我从外面回家,家里房门上锁了,我异想天开地用一根小树枝插进锁孔里,结果树枝断在锁孔里出不来,那一次我吓得不行,一直躲在家后面的巷里不敢出来。后来家里人来了,我偷偷地看他们在弄那把锁,最后怎么弄开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我好像没有挨骂,让我虚惊一场。还有一次,家里人坐在桌子边说话,我很无聊,看见桌子上有一盒火柴,我把火柴头全放一边摆好,然后划上一根火柴点燃,整盒火柴一下子全烧没了,父母也没骂我。当时,不知父母怎么如此宽宏大量,现在看到自己的孩子有过之而无不及,才发现我那些事都不叫事。长大后,老老实实、规规距距,反倒挨了不少骂。
    听母亲说,我小时候是姐姐把我带大的,可我对姐姐带我的情形没什么印象。模模糊糊记得有一次洗澡的事,当时姐姐把水倒在脚盘里,叫我脱衣服走到脚盘里,当我很听话地走到脚盘里的时候,姐姐接着说从今天开始让我自己洗。我吓一跳,赶紧从从脚盘里跳出来,然后一路狂奔。姐姐看到我一丝不挂地往外跑,噗嗤一笑,然后和母亲一边笑着一边追我,一直追到马路上才把我追回。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开始自己洗澡。
    还有一次姐姐在村庄另一户人家打扑克牌,我在旁边看,这时一个叫细猴的比我大几岁,辈份也大一级的半大孩子追着我,作势要打我,那时候不知道他是和我闹着玩,以为是真的打我,就撒起脚来跑,细猴就在后面追。在跑过一个墙角时,我随手捡起一个小石子照着他的头就扔了过去,这时细猴发了疯一样追着我,我心里极度害怕,飞一般向家跑,边跑还边哭。也是我吉人自有天相,跑到半路,母亲迎面走来,把细猴叫住了,问他为什么追我,细猴说我把他头打破了。母亲扒拉着他的头发一看,说头上真的出血了,并对细猴说尽好话,细猴才不跟我计较,事后母亲赔细猴几个鸡蛋是少不了的。现在想来都觉得不可思议,我怎么会一出手就能命中目标,这要是去学打枪,一定也是位神枪手吧。
    如果说这次和细猴的斗争我赢得比较偶然的话,那我和哥联手打堂兄算得上是一次战略上的胜利。
    堂兄比我大两岁,平时我们在一起做作业,放学后在一起打赢纸的扑克牌,有时在一起打纸“标”。有一次玩纸牌的时候,我赢了堂兄100张纸,堂兄说零等于没有,把两个零去掉,只要给我一张纸就行。我知道堂兄在讹我,气的我差点吐血,可又说不出话来反驳。堂兄天生比我能说会道。有一次,堂兄的大哥和我哥在一起说话,堂兄插了一句嘴,堂兄大哥就说“大人说一千,小孩走一边”,堂兄马上就是一句“一百岁不结婚也是婴儿”。真是神回答啊,如果是我,只有干瞪眼的份。
    堂兄还经常挑衅我。我家住在山腰上,堂兄住在山脚下,堂兄有时在下面对着我家大喊“客车来了”,这是堂兄在骂我皮肤黑,因为客和黑谐音嘛。听到堂兄的喊叫,我怒发冲冠,像离弦的箭一样飞奔下来,等我跑到堂兄家的时候,堂兄早就躲在家里避而不见,我也只有干瞪眼没办法。
    堂兄的挑衅也激起了我争强好胜的性情。我总觉得我比堂兄力大,所以每次吵架后总是我先动手打堂兄,可一个回合堂兄就把我死死地按在地上。好在堂兄也没有真的打我,把我放倒后,过一会儿就松开了。
    一次我和三哥与堂兄闹矛盾了,我们站在家里的猪栏边,堂兄站在大伯的房子边,相互向对方投掷石子。投掷了很久,一直没有相互伤害到对方。这时哥偷偷对我说:“你在这里投石子吸引对方,我再绕到他后面投石子。”然后我们就分工,哥在堂兄后面投石子一招致敌,我们完胜了堂兄,着实让我体念了一把兄弟联手其利断金的强大魅力。
    还有一位邻家妹子也不得不说。有一次我们这些小伙伴们在堂叔家玩,叫堂叔,其实和我上下年纪。我当时和大家一样坐在地上,一下没注意,邻家妹子把她的裙子罩在我头上,我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邻家妹子咯咯地笑着。还是那个邻家妹子,不知为什么就招惹了她,她追着我打,我就在她家门前转着圈跑。这时她哥说把ji ji掏出来她就不敢追你了,我就真的照做,果然,邻家妹子立刻停下来并用手遮住眼睛,让我一阵得意。接着我又跑,邻家妹子又接着追,我又如法炮制,妹子又停下来捂着眼睛。如此反复,引得邻家妹子的哥哥哈哈大笑。后因两家不和,我和邻家妹子玩得也少了,慢慢地,这份感觉也淡了。
    二、忧郁的少年
    我是7岁上的一年级,记得当时报名费是1元。刚到学校就被同学欺侮,也不知道是哪位同学先把推倒在地,我刚准备爬起来的时候,那位同学把我脚一扯,我又摔倒了。如此反复多次,同学们哈哈大笑,我实在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接着背起书包往家走,一边走一边哭哭啼啼。刚走出学校还没上马跑的时候,背后传来老师一声断喝:“你再走试试?”我就很听话地回到了教室。可能是为了补偿我吧,也可能是为了鼓励我,我一年级写生字,老师总是给我100分。当老师报我分数的时候,有同学就不服气,说我写错了字,总是吐一些口水到手指上擦。老师说,虽然我是用手擦的,但是擦得很干净。
    上二年级的时候,我被同学伤了一次,也伤了同学一次。有一次下课后,同学们在教室里玩,不知谁把我推到了门上,而门上刚好有一口钉,我的头直接撞在钉上,血也就流出来了。后来是老师带我到村卫生所上了药。还有一次,不知怎么了,我和本村的一位同学打起来了,我的手指甲把他的脸抓破了皮,鲜血流出来了。老师也是神了,知道是我的指甲有问题,抓起我的手问:“你的指甲怎么全部剪成尖尖的?”我说是我的堂姐教我的,说这样打人包赢。老师把堂姐找来,堂姐有没有挨骂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是挨了老师一顿暴揍。记得老师是用两根竹鞭抽我的屁股,其实当时也没感觉到有多痛,可能是老师手下留情了吧,但我还是像杀猪一样嚎叫着。
    上三年级的时候,开始要写作文,我哪会写啊,好像一次作文也没写过,老师也没说过我。记得念作文的时候,老师经常把我同村一名名字和我差不多的同学念成我的名字。可能就是因为这样,老师以为我写了作文才没说我,也可能是老师不忍心管我那么严吧。也可能是从那时开始,我字越写越丑,丑得写的字连我自己都不认得。三年级我本来是要留级的,当时一位老师把我拉到旁边跟我说三年级的书不够,四年级的书有多,让我读四年级,这样才没有留级。
    有一年寒假,我在家做寒假作业,三哥拿起寒假作业读起里面的一篇笑话,大意是“一只猴子抢走了兔子的箱子,兔子无动于衷,别人说你怎么不去追猴子呢?兔子说,箱上锁了,钥匙在我这里,他抢走了箱子也没用,反正他又开不了箱子。”当时表妹英也在家,听哥读完后,英哈哈大笑。我一脸懵逼,没有钥匙当然打不开,这有什么好笑的。哥哥说英比我小一岁都懂,我还不如英,但却没解释什么。从那以后,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傻,因为每个人都比我聪明。
    五年级毕业考试时,语文试卷上的作文让我绞尽脑汁,最后就只写了一句话。暑假在家的时候,我以为我一定会留级,甚至没书读了,我感到很失落。哪知鬼使神差,我竟然升级了,同是也开始了我学习上的一个历史转折点。
    初一期末考试,我获得全校总分第三名、班上第一名的好成绩,从此一举成名。有一天晚上,有两位老师经过我们村庄中间的那条马路,一位老师说,那个看起来不怎么样成绩却很好的学生家就在这个村庄。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他们的谈话被我村的一个大人听见了,接着大家都在猜测这个成绩好的学生是谁家的孩子,最后猜到了应该是我。从此整个村庄的人都知道我成绩好。初二报名的时候,班主任看到我的名字后,竟然怀疑地看着我说,原来这个人就是你啊,现在想来,他当时一定感到很失望吧。有时我甚至怀疑我能考出那么高的分数,可能是我的字写得丑,连我都不认得,老师怎么能认得,所以是老师改错了吧。
    初三毕业时,我获得了全校应届生总分第三名的好成绩。填报志愿的时候,是二哥帮我填的,当时二哥考上了江西师大,毕业后出来是当老师,可能他不希望家里有两个老师吧,而且当时老师的地位好像也不是很高,再加上我成绩好,一般成绩好的就报中专,成绩不是很好的就报普师,所以二哥就帮我报了武汉铁路桥梁学校。分数线出来后,我高出分数线30分,但录取的却是我那位刚上分数线的同学余家护,而我被挤到了茶校。记得那天晚上,化学老师亲自把录取通知书送到我家,和家里人说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事后才知道,余家护是校长的外甥,所以我被挤到茶校就理所当然了。当时,我那一向涵养极好、从不轻易发脾气的父亲都很生气,说要到县教育局找人说理,母亲就说让我去读高中,是二哥说我考上了就让我去读,反正到时也有工作分配,早点出来工作,也可以为家里减轻负担。现在想起来,二哥帮我报中专而不是师范是错误的,因为我这样的性格做一名普通的老师更合适。如果是当老师,我的命运将改写,起码结婚会比现在要早,因为当时很多代课老师,找对象比较容易。但二哥没听从母亲的意见让我去读高中,而是去读茶校,这个决定又是英明的。如果我读高中,我的成绩可能会一落千丈,因为我的适应能力很差,上高中必须要在学校读,我从来没在外面住过,性格内向、自卑、忧郁,怎么能适应得了那种小社会式的环境。
    开学前,父亲和大堂兄送我到茶校报到,在景德镇大伯父家住了一晚。父亲和大伯父他们说了很多话,我只记得一句:他读书行,以后工作肯定也行。我可怜的父亲啊,我现在四十多岁了,还一事无成,辜负了您的期望啊,我不孝啊。
    茶校三年,我的成绩急剧下降,从一个优等生变成一个劣等生。三年的茶校生涯,是我学习生涯最黑暗的时代,老师上的课完全听不懂,也不懂得和同学交往,我就象一个完全不谙世事的傻子。当时有一名叫刘石赟的同学问我是哪个地区的,我哪知道什么叫地区啊,加上听不大懂普通话,我以为他问我哪个地球的,我张着嘴不知如何回答。有一次上体育课,天上飞过一只飞机,有一名同学说打飞机,其他同学哄堂大笑,只有我坐在那里发呆,不知他们笑什么,到参加工作后才明白是怎么回事。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政治老师,名字忘记了。政治老师看起来是一位很屌的年轻男老师,长得白白净净的,一表人才,也很男人。听他上课,就象听故事一样,好象好多同学都很喜欢他,下课后大家都围着他说话。记得一次政治课上,老师唾沫横飞,象说书一样,同学们也热情高涨,当时老师念了一首诗:“人在人上,路(肉)在路(肉)中,上下一动,其乐无穷”,还比划着男生小便的样子。同学们听完是哄堂大笑,事后好象还有同学去问老师那首诗是怎么写,以会写会读那首诗为荣,同时也对老师的才华佩服得五体投体。我当时也觉得老师很了不起,因为他念的诗我完全听不懂,什么路在路中,还那么好笑。直到很久以后才知道老师当时讲的是厕所文化,同时也佩服老师那颗勇敢的心,敢当着那么多还很幼稚的男女同学讲那样的厕所文化。
    三年茶校生涯结束后,大家互相在同学的毕业留言簿上留言,有两个同学的留言让我印象深刻。一位叫陈莉峰的女同学在我的留言簿上写道:三年同学生活对你接触不多,了解不多,感觉你很怪。让我感触良多的是其他班上一位男同学的留言,名字忘了,但他的形象在我的大脑里还是有一些印象,感觉长衫飘飘、个子高瘦,一副冷峻的外表,很有才又略带忧伤的样子,他写的意思大概是:“我们见面只是点头微笑,并没有太多的言语,或许我们都是一个不善言谈的家伙,或许我们都有太多不为人所知的伤感。七月的风将我们吹向天南地北云云”看完留言,我感觉鼻子有点酸,不知这位同学混得怎么样,应该混得还不错吧。
    三、迷茫的青年
    九一年茶校毕业后,我顺利分配到一个僻远的乡镇机关工作。工作了两个月,全县开始在苏家当那里作浆潭联圩,我被派往联圩买菜,当我拿着发票找领导签字的时候,因为我的字典里当时还没有签字这个词,就说请领导写个名字在这上面,领导一脸愕然地看着我,说还要写个名字啊,我当时很窘,恨不得地上有一个洞可以让我钻进去。我知道我表述不对,可当时我就是不会说签字这个词,老师也没教过啊!
    还有一件糗事让我感到无地自容。那一年搞计划生育结扎,我在卫生院做服务工作,当我回到镇政府办公室的时候,主要领导问我结扎的事情,我一紧张,把结扎说成了开刀。领导虽没说什么,但我知道领导已经把我拉进了黑名单,我这条咸鱼一辈子也别想翻身了。不过当时也没想当什么领导干部,只想找个女朋友,让自己的生活不至于那么枯燥无味,可当时我们的月工资只有100元,管自己都不够,哪个女孩子愿意跟我受罪啊。
    找不到女朋友也就算了,在镇政府工作的那18年里,一直受到大家的排挤。就连食堂老板夫妻也对我冷眼相待,经常说我盛饭盛两碗,菜也吃得多,而总是叫别人多吃点,让我心里很是不爽,我这样的个子,吃得能比别人多吗,分明是对我偏见,但也不敢说什么。
    一次食堂老板娘跟单位的出纳说,镇政府还欠她家一大笔承包食堂的伙食费,说她如何如何随便,就连我这样一个地位最低下的人也对我客客气气。当时我就在旁边,她也没什么顾忌,估计她是把我当空气了。对她这种人前说人话,鬼前说鬼话的人我倒是见怪不怪,只是没想到我在她心目中竟然如此不堪,其实从她家以前对我的态度我也应该能觉察到,只是自己没去深究而已。老板娘的想法应该很有代表性,可也不能阻止别人心里的想法啊。我觉得很不平的是,一直以来,我以为搞食堂的应该是单位地位最低下的,因为这是服侍人的工作嘛,想不到在他们眼里,我竟是地位最低下的。退一百步讲,我再怎么不堪,那也是公务员,享受财政全额拨款,最起码也比司机啦、通讯员啦那些临时工地位高一些吧。可能是衡量标准不一样吧,他们是觉得我最不吃香,最没有话语权,甚至还不如通讯员吃香,从这方面讲,我是地位最低下的,倒也没冤枉我。地不地位的我也无所谓,只是我对不起天下的公务员,我给你们丢脸了,对不住了……
    那18年里,我生活得可以说是暗无天日,我不只是在单位上受气,还要承受来自父母那里的压力。有一次回家,向父亲要10元钱,被母亲骂了个狗血喷头,说我工作这么多年了,没给过家里一分钱,现在还向这家里来要钱,说我的书白读了,还不如别人打工的,谁结婚生孩子了,现在还造了房子了,而我什么都没有,让他们在村庄里都觉得丢脸,每个星期都回家,肯定是在单位呆不下去了才这样。那个时候我经常遭受母亲的痛骂,只要一看到我,就是对我一顿数落,我坐在家门前吃饭,母亲也说我,说坐在外面让别人笑话。说实话,当时确实有点恨母亲,有几次竟然对母亲歇斯底里地吼叫。有次不知怎么惹母亲生气了,母亲竟然拿要棍子打我,我躲不开,只好去抢母亲的棍子,一不小心棍子碰到了母亲的头,母亲就势往地下一坐,并伤心地哭喊。这时父亲把他端在手里的碗朝我砸过来,大声说:“她跟我这么多年,你还敢打他。”父亲当时应该是故意偏了一下,碗并没砸到我,只是洒了点稀饭在我身上,那一刻,我心彻底碎了,外人看不起我也就罢,现在连父母也这样嫌弃我。多年以后,我也慢慢理解父母了,他们也是为我好,只是我太不争气了。
    当时我好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在自己家里,自己想怎么就怎么样,没人会说我什么。我对有这样一家是既渴望有害怕。虽然我不知道建立这样一个家需要多大的成本,但我很清楚我的工资养我自己都不够,又怎么难养一家呢。所以,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女人,也只能是在心里想想而已,而不敢有太多的奢望。好在也没有女人喜欢过我,我也不用纠结我对不起谁,谁又对不起我了。
    当然,生活还是有一些快乐的事,不然我又怎么能坚持那18年呢,只是这些快乐的事相比之下不值一提而已。就算在单位,还是有一部分同事同情我,也有一部分同事对我表示友好。记得当时有一位村里的书记对我说了一些话,然后说,我这是同情你,旁边一位同事就笑着说,你也同情同情我罗,书记笑着说你还用得着同情。村书记说的话让我有点尴尬,我当时很想说:“我要的不是同情,是友情。”但想想还是忍了,同情毕竟也是一份善心,起码比那些笑话我的强。最让我感动的应该是一位年长我十多岁的同事,他说的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说我是一颗“金子”。我知道他所说的金子,不是说我多有能力、多有才华,而是说我有一颗金子一般善良的心。千人宠不如一人懂啊,有朝一日我发达了,我一定要好好报答这位同事,因为他是我的恩人,是我灵魂的导师。
    四、老骥伏枥的中年

    2009,我有幸调入县机关工作,我的人生似乎出现了一丝转机。接触的人和事多了,眼界开阔了;承担的工作任务更重了,工作能力似乎也有所提高了;大家对我的看法也有所改观,心胸也豁达了。但一成不变的工作模式,依然不能改变我的命运。(未完待续)



    回复 论坛版权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72

    主题

    2879

    帖子

    8171

    星币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853
    发表于 2017-6-11 16: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文笔很好很好,娓娓道来,说着成长的轨迹,忧伤的故事,到了而今、人生就像一条河,流淌的是过去留下的是痕迹。人生永远没有彩排的机会。有的只是努力!

    点评

    说得很好。人生没有彩排,生活全是直播。想必笔姐这样一位带有文艺范儿的才女,人生一定很精彩吧!  发表于 2017-6-12 13:18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8-8-9 22:34
  • 签到天数: 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7

    主题

    152

    帖子

    1728

    星币

    高中一年级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积分
    1434
     楼主| 发表于 2017-6-12 13: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沧桑岁月

    游走的画笔 发表于 2017-6-11 16:16
    楼主的文笔很好很好,娓娓道来,说着成长的轨迹,忧伤的故事,到了而今、人生就像一条河,流淌的是过去留下 ...

    说得很好。人生没有彩排,生活全是直播。想必笔姐这样一位带有文艺范儿的才女,人生一定很灯彩吧!

    该用户从未签到

    172

    主题

    2879

    帖子

    8171

    星币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853
    发表于 2017-6-14 11:5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游走的画笔 于 2017-6-14 11:59 编辑
    497393253 发表于 2017-6-12 13:17
    说得很好。人生没有彩排,生活全是直播。想必笔姐这样一位带有文艺范儿的才女,人生一定很灯彩吧!

    笔姐不敢当,应该比你小5到8岁吧。才女更不敢当。至少你还读过茶校。我只是受过九年义务教育而已。不算学前班,真的是九年。我是第一批赶上小学六年制试点的人。第一批读小学六年级的人。肚子里只读了这么点书,哪有很精彩的人生,其实社会才是所大学!

    点评

    虽然我痴长几岁,但论睿智、成熟、处世、心胸等等方面,你可以当我姐姐。你会画画、写诗,我觉得很了不起,当然可以说是才女  发表于 2017-6-17 08:48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前天 09:54
  • 签到天数: 1375 天

    连续签到: 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1206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星币

    版主

    小小伦家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601

    龙勋章GG秀勋章小财主园丁勋章签到勋章真人秀勋章灌水勋章大富翁版主勋章魅力天使常住居民驴友成员活动之星勋章

    发表于 2019-1-20 08:23: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成长的过程。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关于我们|免责声明|隐私条款|联系我们|业务合作|本站法律顾问:易胜华律师|万克律师|小黑屋| 尚庐山网(原星子网)     

    澶囨鎶ヨ 客服电话:0792-2668488,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350213513,举报邮箱:71216142@qq.com,公安备案号:36042702000101,工信部备案号:赣ICP备16012230号-1

    澶囨鎶ヨ

    Powered by Discuz! X3.2( 客服电话:0792-2668488,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350213513,举报邮箱:71216142@qq.com,公安备案号:36042702000101,工信部备案号:赣ICP备16012230号-1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