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尚庐山(原星子网)

查看: 322|回复: 1
收起左侧

一缕竹韵备关情

[复制链接]

16

主题

53

帖子

425

星币

小学二年级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296
发表于 2024-6-5 09:36: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来自江西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一缕竹韵备关情

      ——评冯红岩的《庭院竹韵》

         万里江山一秀才

       古往今来,人们一说到竹子便会不期而然地想到竹子最引人瞩目的品格——“宁折不弯”,而文人墨客也多以此来欣赏它、品味它、吟咏它、赞美它——这当然是不错的。

       然而,以秀才看来,人们其实都步入了一个误区!

       就象我们评判一个人究竟是不是英雄,只有到了某种关键时刻或危急关头,我们才能确定他或她是不是英雄;但即使是真正的英雄,在平凡的生活中也并不一定总能突出显示其英雄本色,而只会展现其多方面的性格特点。

       竹子亦然,其“宁折不弯”的品格与骨气,只有到了狂风猛袭、大雪倾压之际,才能展现;而风调雨顺、阳光灿烂、月光皎丽之际,它展现的却是另一番风姿与情趣——这就是《庭院竹韵》一文的自成一格之处。

       秀才正是看到此文的这个难能可贵之处,才欣然来写这篇评论;同时,秀才也从此文的清韵之气和轻灵之风,看出作者的眼光和才气。

       大凡具有一定的境界、品位和眼光之人,在植物中大都比较喜爱“岁寒三友”;且又具备了有一定的才华与才气之人,才善于将它们形诸翰墨、诉诸文字——而最后这一点,恰恰是秀才不及作者之处。

       好了,我们在充分肯定“竹骨”的前提下,来欣赏欣赏“竹韵”,并品评品评作者笔下的“竹韵”吧。

       作者很聪明、很实在,她不去写漫山遍野的竹林被狂风肆虐时,那万竿呼啸、如万马奔腾、令山摇地动、让豹恐虎惊的磅礴之“势”,却把眼光只锁定在一个小小庭院靠近墙根的那一片小小的竹林——这就天然地找到了一种“韵”,也天然地营造了一种“韵”,一种连通古与今的传承、嫁接传统与时尚的链接、适合女性吟咏以及使小白脸陶醉的“小资情调”之“韵”。

       作者按季节的顺序来设置文章结构,时令不同,风景各异,竹子当然有不同的风姿、风采和“竹韵”。这虽是一种老实老套的结构,却也是一种巧妙的布局,否则,没有动人的故事,没有曲折的情节,没有缠绵的感情,只是就竹子写竹子,那又有何“韵”可品可咏呢?读者怕是立马就会眼“跳槽”、手“翻页”、人“逃跑”了。

      一缕竹韵备关情,丝丝缕缕系于心!

       作者的幽雅竹韵、悠远情怀、优美文字,够动人的。

       请看:文中,四时竹韵,各具风情、各呈风采、各领风骚。

      春之韵:

       四月初乃仲春节气,既是竹子“焕发出勃勃的生机”之时,也是它最为婀娜多姿之时,更是作者极关注、极赞美它之时!先是总括:“片片竹叶闪着耀眼的绿,微风拂过,竹林颤动,仿佛绿烟漂浮,绿云缠绕”;继而再准确地抓住最能体现竹子“春之韵”的两个时段,清晨和月夜;两种风格,阳刚和阴柔。

       清晨,“竹子在朝阳的照耀下,愈显苍翠挺拔”,是阳刚;“竹叶上滚动着露珠的晶莹,折射出霞光的绮丽。那些竹子沐浴着晨光的清爽,轻摇曼舞,宛若一位位神采飞扬的妙龄少女,洋溢着青春朝气”,是阴柔。兼有阳刚与阴柔之美的“竹韵”,竟让作者仿佛也情不自禁地化身于这些洋溢着青春朝气的妙龄少女之中,翩翩起舞、浪漫无涯,好不惬意、好不快慰、好不欢乐!

       月夜,“竹林闪着清幽幽的光芒”,“竹影婆娑,印在斑驳的墙面上,形成隐约可见的巨幅‘墨竹图’。随着竹子的摇曳,那幅‘墨竹图’跟着轻移、晃动,不断变换出一幅幅新的‘墨竹图’,真是奇妙无比,就是技艺再高超的画家,也远不如大自然这位天然的丹青妙手”。作者惊奇、惊异、惊喜并陶醉于这不断变换的墨竹图,眼神和心神随着墨竹图的轻移而飘逸,随着墨竹图的晃动而飘舞,简直就象人在画中、身临仙境、神游天宫,何等美哉!

      夏之韵:

       盛夏,“竹林经历了春的生发,更是郁郁葱葱,苍劲有力,竹枝疏密交织,竹叶匀称纤细”;“这个季节,也是花草争芳斗艳之时”。盛夏是大自然阳刚的极致,也是竹韵阳刚的极致,同时也是人体阳刚的极致。“竹子完全没有开不出花朵的自卑自怨,挺起那一身的青翠,为庭院留下一片荫凉,甘当起护花的使者,大有君子风度。”这里的拟人化描写,其实既是对“护花使者”的赞美,也是对“君子风度”的期盼和呼唤。

       芸芸众生、茫茫人世,真正懂你的有几人?女人心中的情怀无人可倾无处可诉,真正的知音比情人还难觅,所以,岳飞的“知音少,弦断有谁听”道出了古往今来多少心灵高洁、心境孤芳者的心声啊!

       如今,北方一些男人的彪悍已退化成粗暴,“护花使者”安在?而南方一些男人的温柔也已弱化成怯懦,“君子风度”何存?

        呔!竹能如此,人何以堪!哥们儿,学学竹子吧,别再丢人啦!

      秋之韵:

       秋天既是收获的时光,也是肃杀的开始,既有阳刚的亮,也有阴柔的郁,本是一个让人最矛盾、使人最深刻、令人最多愁善感、内涵也最丰富的季节,但作者仅仅只用“我喜欢倾听雨敲竹叶,那沙沙的声音,让我浮想联翩”这么一句概括、一语带过,不免太简太浅。尽管作者一会儿想起娥皇女英和斑竹,一会儿想起在风雨竹影中大放悲声的林妹妹,一会儿又想起郑板桥同志的诗篇等等等等、云云云云,显然遗漏了许多宝贵的素材,又逼仄了自己想象驰骋的空间。当然,最后补上“历经风雨后的竹林……并没有屈服于风雨的肆虐,相反,在风雨的洗礼后

,彰显出生命的顽强”,就为竹子的“秋之韵”保留了一分难得的昂扬向上的“韵味”。

      冬之韵:

       冬天的雪,对饥寒交迫的贫困人群而言,是残酷的;但对早已衣食无忧的人、尤其是还有点诗情画意的人们来说,雪景却有一种独特、奇特、圣洁而又壮丽的美!

       最爱雪景的是伟人中的伟人毛泽东,雪景写得气象最恢弘阔大、气势最磅礴无伦、气韵最卓绝辽远的,也是这位心胸无比博大、情怀无限浪漫的老人家!一首《沁园春•雪》睥睨词坛、独步天下、震灼古今,成为千古绝唱!

       当然,小民只能做小民的事儿,草根只能说草根的话儿,小女子也就只能哼小女子自个儿的调儿。

       这不,此文竹子的“冬之韵”就明显带着女性的温柔:“雪花的曼舞,让我家的庭院幻化成了童话世界”,那“一片片雪花调皮地停留在碧绿的叶片上,仿佛为竹子轻披了一件透亮的白纱,翠白相间,煞是好看”。这段描写,你没法子不承认这竹子“冬之韵”的温柔,也没法子不承认这小女子的温柔。

       然而,若再这么继续温柔来、温柔去地温柔下去,那么“沙瑞”,俺小老人家老小人家就得大喝一声:喂,你喋是写嘀嘛呀?!

       于是作者随即写道:“当厚厚的积雪覆盖住竹枝竹叶时,竹子承受不了雪的重压,便低下头去,整个身子呈现出弧形;而一旦雪化,竹子又很快恢复了原有的挺拔”,“我曾多次看到在积雪的重压下,被折断的竹子,但我却没有看见过变形的竹子。质朴无华的竹子,诠释出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内涵”——OK,俺白担心了。

        我很喜欢文章最后两段,而最后这段“我喜欢庭院里这数杆翠竹,是她们在我寂寞时,给予慰藉;是她们拂拭去了我满身的疲惫,让我拥有一个清静、安然的心境”,我尤其最喜欢!

       为什么?因为它证明了俺的一条没歪的“歪理”:此文的基调或本色就是适合女性吟咏的“小资情调”!谁不承认,俺跟谁急!

       总之,作者笔下和心上的“竹韵”,因时而异、由心而生、随情而变,一边赞美它的阳刚之气,一边又心仪它的阴柔之情,故尔生动灵秀、各呈风情和风姿,似与苏轼“远近高低各不同”的视角和思路有异曲同工之妙。

       女人的强项是听、是感觉,比如爱听好话,爱听甜言蜜语的哄,图的就是那种被重视、被呵护的感觉,看不看似乎倒并不那么重要。因此,作者如能在“听”上多下功夫,在“感觉”上肯花力气,今后写出的文章必定会更精彩、更动人。

 

    2016 年六一节下午写完并改毕

    2017 年大年初一 上博

    2024年6月5日上午贴于此

 

附原文:

           庭院竹韵

                  冯红岩

       我早就想写一写庭院里的竹子,但又惟恐自己一支拙笔,抒写不出竹子独特的神韵,描述不了竹子坚贞的品格,所以,迟迟未敢下笔……但面对严冬里,依然绿意葱茏的亭亭修竹,我还是忍不住用苍白的语言,来诉说我对竹子由衷的热爱。

       我家的庭院是十一年前买下的。当时,我一眼就喜欢上了那墙根前生长的竹子。竹子很多,也很茂密,都可以称之为竹林了。

       我仿佛和这些竹子前生有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梦想中的家园应该就是这番模样,清净、温馨,虽然简陋,但有这数竿翠竹相伴,我不会孤单……

       记得搬家时,是四月初,那些竹子正焕发出勃勃的生机。尖尖的新笋涌出地面,一夜之间,都能长出一尺多高。片片竹叶闪着耀眼的绿,微风拂过,竹林颤动,仿佛绿烟漂浮,绿云缠绕。

       清晨,一轮红日东升。竹子在朝阳的照耀下,愈显苍翠挺拔。鸟儿在竹林间飞跃,欢唱不休。竹叶上滚动着露珠的晶莹,折射出霞光的绮丽。那些竹子沐浴着晨光的清爽,轻摇曼舞,宛若一位位神采飞扬的妙龄少女,洋溢着青春朝气。给原本素朴的庭院,添了高雅的气韵。

       在有月光的夜晚,特别是凉爽的秋夜,庭院翠竹具有另一番诗情画意。皎洁的月光倾泄在庭院的每个角落,竹林闪着清幽幽的光芒,伴着秋风,发出轻微的声响,仿佛奏着小夜曲。竹影婆娑,印在斑驳的墙面上,形成隐约可见的巨幅“墨竹图”。随着竹子的摇曳,那幅“墨竹图”跟着轻移、晃动,不断变换出一幅幅新的“墨竹图”,真是奇妙无比。就是技艺再高超的画家,也远不如大自然这位天然的丹青妙手……

       盛夏的骄阳炙烤着庭院,而竹林经历了春的生发,更是郁郁葱葱,苍劲有力。竹枝疏密交织,竹叶匀称纤细,这时的竹子是一年中最为茁壮的。这个季节,也是花草争芳斗艳之时。凤仙花绚灿、月季花娇媚、太阳花鲜丽……而竹子完全没有开不出花朵的自卑自怨,挺起那一身的青翠,为庭院留下一片荫凉,甘当起护花的使者,大有君子风度。

       我喜欢倾听雨敲竹叶,那沙沙的声音,让我浮想联翩……我会想起浸染娥皇、女英泪水的斑竹;想起黛玉,面对着风雨摇曳的竹影,所发出的悲叹;想起郑板桥先生“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人间疾苦声”的诗篇……历经风雨后的竹林,我会发现竹子清新异常,她们并没有屈服于风雨的肆虐,相反,在风雨的洗礼后,彰显出生命的顽强!

       雪花的曼舞,让我家的庭院幻化成了童话世界,而雪中的竹子是最令人陶醉的,一片片雪花调皮地停留在碧绿的叶片上,仿佛为竹子轻披了一件透亮的白纱,翠白相间,煞是好看。

       当厚厚的积雪,掩盖住竹枝、竹叶时,竹子承受不了雪的重压,便低下头去,整个身子呈现出弧形;而一旦雪化,竹子又很快恢复原有的挺拔。

       我曾多次看到在积雪的重压下,被折断的竹子,但我却没有看见过变形的竹子。质朴无华的竹子,诠释出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内涵!

       经年累月的光阴,可以染白人的青丝,沧桑人的容颜。而竹子却汲取着天地的灵气,清风弄影,明月相伴,舞动着长翠的枝叶,唱其清韵,风骨依然……

       我喜欢庭院里这数杆翠竹,是她们在我寂寞时,给予慰藉;是她们拂拭去了我满身的疲惫,让我拥有一个清静、安然的心境。

16

主题

53

帖子

425

星币

小学二年级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296
 楼主| 发表于 2024-6-5 20:51: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江西
为什么本文不能在目录里显示出来呢?太奇怪了!
回复 收起回复
B Color Smilies
还可输入 个字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本站法律顾问:易胜华律师|手机版|小黑屋| 尚庐山(原星子网)

备案报警 赣公网安备 36042702000120号

备案报警

Powered by Discuz! X3.4( 赣ICP备16012230号-1 )

公司名称: 庐山市尚庐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 江西省九江市庐山市南康镇天湖壹号5号楼C-201至C-206店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